Sugarman°

电影,小说,手写控。

【茂灵】

该完结了吧?哈哈~

12.
在台上的四十分钟,灵幻的大脑一直处于真空状态,对于主持人的问话也似乎听得不太清楚,只能凭借本能来回答。就是这样,台下还是传来阵阵笑声,灵幻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是自己的回答真的很风趣,还是在笑狼狈地回答问题的自己。
下台,卸妆,一向急性子的灵幻的动作似乎被拉长,耳边传来工作人员的阵阵催促声,灵幻只好草草洗了脸,胡乱擦了一下,仓促地离开了后台。
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大楼里,现在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灵幻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真是的,就不能等等我嘛?”
“师傅在等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龙,龙套?你不是回去了嘛?”
“师傅希望我回去嘛?”
“不是这样的,只是你等了很久吧?”
“没关系,我还在等师傅的答案。”
“……”灵幻仿佛得了失语症
“我明白了。对不起,让你困扰了,那么,再见。”
“等一下!”龙套的转身似乎把灵幻的失语症治好了,“龙套……”
“那师傅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师傅也不用勉强为了考虑我的心情而说谎,我可以等到能平静面对师傅时再同您见面。”
要用多久你才能平静面对我呢?灵幻没有问出口,但他知道,凭影山的性格,这个时间恐怕不会太短。
“龙套,”想到这,灵幻率先打破了沉默的空气,“以前我没有想过这些,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无论是不是爱情意义上的特别。”
影山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所以,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愿意失去这个能验证内心的机会。你愿意和我先试试嘛?不过我要提醒你,要是不成功,可能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恢复到现在的关系了。”
“师傅……”影山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愿意嘛?”
影山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住灵幻。几秒钟后,灵幻感觉的肩上湿湿的,一向能言善辩的他净想不出任何话来安慰影山,只有更紧的回抱住自己的徒弟。

后记
我是小酒窝,你们肯定都认识本大爷了吧?
最近我发现我身边的两个麻烦的家伙变得有点奇怪。没错,就是影山和灵幻!
灵幻是在发布会几天前变得不正常的,当时在我家,电视换台时看到了影山以前演的一部电影,明明是喜剧,可灵幻却一点也没笑出来。本大爷好心问他怎么了,结果他说,是因为影山这么多年演技还没有长进,正在反思自己。这种理由谁会信呐!
还有影山,他不正常的更早,就在那天叫我出来帮他录视频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他身上似乎笼罩着粉红泡泡,我还特意戳破了几个,可是也没让他变得好起来。结果果然,那个视频是表白用的,就是和灵幻新隆!果然很不正常吧!
等等?表白?
嗯……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影山会跑到灵幻的更衣间还要把门从里面反锁,为什么影山和灵幻在楼梯间里鬼鬼祟祟的,一看到本大爷就马上变得规规矩矩,还有呀,那是在我们家,他们两个不会是在厨房偷偷接吻吧?!居然在本大爷家里偷偷做这种事,这是岂有此理!
好,今晚就先假装不回家,等灵幻和影山放松警惕,再突然开门,吓吓他们!竟然背着本大爷谈恋爱,本大爷一定要把你们抓个现形!

后记2
本大爷偷偷回来了,可是影山和灵幻怎么不在?
等等?浴室里是什么声音?为什么灵幻先让影山慢一点,然后又让他快一点,这毫无逻辑嘛。
等等?这个声音,难道是?
所以说本大爷为什么要回来呀?这是什么辣耳朵的破计划!

【茂灵】

回想一下这篇问题挺多的,又看了几篇很棒的文,更是自愧不如。不过考虑再三还是准备写完,想给茂灵一个好的结局~

9.
影山把录制的短片了灵幻。
第一天,影山没敢主动联系灵幻,也没收到灵幻的回复。
“总要给他点时间考虑一下,师傅是个慎重的人。”影山强迫自己这样去想,以摆脱灵幻没有联系自己的失望。
第二天,影山还是没有收到灵幻的信息,倒是他忍不住。主动给灵幻发了条短信。
“师傅今晚要一起吃饭嘛?”
“啊啊,我忘了告诉你,今天要去和新人对一下台词,导演让我指导他一下,抱歉啦。”
灵幻的回复的短信的语气一如既往,影山不知道是不是还松一口气。
“难道师傅没看到那条短片?”影山想,但是若是让他再发送一遍,影山却又失去了勇气。“可能最近太忙了没顾上回复邮件吧。”影山又换了一种方式安慰自己。
第三天,影山终于等到了灵幻的主动联络。
“龙套呀,最近怎么样?”
“还可以,师傅呢?”
“被新片弄得忙不过来呀。这次拍的片有点文艺,可能没太多人会关注呀。龙套你毕竟也是差点进剧组的人,要不要也帮忙宣传一下?”
“我知道了,师傅如果有照片请给我传过来,等一下我会发到facebook上。”
“好的。导演可是下了苦功夫呢,不能辜负人家的努力呀!”
几分钟后,灵幻的照片发了过来。是同组的一起讨论剧本的照片。
“为什么照片里没有师傅呢?”影山有些疑惑,毕竟灵幻在这部片子里是主角,讨论剧本怎么也会有他吧?
难道,是师傅故意的?
但是刚刚灵幻在电话里的反应太自然,让影山不敢去怀疑。
“也许照片是师傅照的吧,所以照片里才没有他。师傅真是好人呢。”不知不觉中,影山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10.
灵幻的新片今天开机,导演为了搞些噱头还特意弄了一个开机仪式,仪式后,影片的各个主创会回答记者的提问。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灵幻先生回答大家的提问了。”
“啊啊,我是没什么秘密的,所以希望大家能放过我呀。”
“这样还是心虚吧。”主持人巧妙地接了话题,引来场下的一阵笑声,影山混在观众席里,也偷偷地笑了出来。
“那么,灵幻先生,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宣传海报上的动作很特别,真的不是替身的嘛?”
“什么嘛,都是我亲自上阵呀!”说些灵幻就腿像签踢腰向后弯,摆出了和海报上一模一样的姿势。“说起来,这个姿势可是有特别寓意的呀,希望大家能在影片里找出它的含义。”
灵幻的回答还是这样有趣且滴水不漏,接下来的四五道题都是如此,场下笑声连连,主持人也跟着笑得前仰后合。
“不愧是灵幻先生呀。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以前说过您有洁癖,但是影片似乎有在泥地里拍摄的镜头,您都是亲自出场的嘛?您又是怎么克服自己的洁癖的呢?”
“这个嘛,我的洁癖其实不是特别严重了。而且想到是为了挣钱,怎么也得忍耐呀。”
这个回答显然让主持人觉得太避重就轻,“可是您明明说过,您的家基本不让朋友进出的,这不算严重呀?”
“刚才不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嘛?哈哈,不过我也可以回答。我的洁癖真的很轻微,家里不让外人进入主要是因为我隐私观念很重啦。”
“真的没有朋友去过您家嘛?”
“只有几个大学的同学来过啦,啊,还有小酒窝,不过当时是特殊情况,我也是被他强迫的啦,后来发现真的是引狼入室呢,因为他又自来熟的来了好几次呀。对了,还有龙套,他就比较特殊了,是趁我……”
灵幻说到这,突然停住了。
“说呀,是怎样?莫非是趁您不在闯空门?”
场下又出现了笑声,可是影山却笑不出来了,师傅是怎么知道我去过他家的呢?是当初就发现了嘛?不对,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可能是……
影山的头脑瞬间变成了真空状态,灵幻回答了什么,他完全听不到了。

11.
“师傅,师傅!”
提问结束后,影山来到后场休息,准备接下来的游戏环节,也顺便补妆。
“嗯?龙套啊,你又是依靠名人效应进来的嘛?不要总使用特权呀,真是的。”
灵幻开始似乎有一丝惊讶,不过他马上很好地掩饰住了,但影山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师傅,刚刚您回答问题时,我也在听。”
“年轻人是需要多学习,你一直不敢在记者会上发言,还是要多和我学学呀。你看第二个问题,就明显是个陷阱……”
“等一下,”影山似乎急了,“关于第二个问题,等一下我会向师傅请教的,现在我想知道,师傅您是怎么知道我进过您家的?”
“这个嘛,我……”刚刚还口若悬河地回答问题的灵幻突然卡住了,“这个,龙套你听我说,是因为……因为……”
“果然师傅看到了吧?那为什么还要假装平静呢?是因为不喜欢我嘛?”
“龙套!”
“果然……您看到了。”影山茂夫的眼角有点湿润了。
“龙套,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灵幻没说完的话被门外的喊声打断,灵幻新隆该上场了。

【茂灵】

8.
“师傅还记得这里嘛?灵能经纪公司,这里是我和师傅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当时这还只是个小公司,没有这么多办公室和工作人员,我只有14岁,第一次有机会接触到电影,而当时您已经是公司最知名的演员了。当时我已经看了您的所有作品,成为了您的忠实粉丝,因此也很珍惜这个和您合作的机会。可能是因为太珍惜了吧,所以我一直很紧张,导演也一直因为我耽误了拍摄进度而责难我,不过您认定我很有演戏的天份,在收工后还带我去吃拉面和章鱼烧,顺便不着痕迹地指点我的演技。从那时开始,我就擅自认您当我的老师了。”
“这里是池袋公园,也是我和您拍第一场戏的地方。当时附近的街上还有卖花的,我买了一束白菊花送给您,被同剧组的人笑了好久。”
“这里是哪家很著名的烤肉店,我16岁生日时您请我和律在这里吃饭。那是您第一次给我过生日,之后的每一年您都没有忘记过。我和律都不太擅长掌握烤肉的火候,所以您一直都在给我们夹肉吃,自己都没吃什么。还记得当时的服务员是一个很可爱的年轻女孩,见到您因为太激动还把茶水倒在了您身上,不过您不但没生气,还安慰她茶水可以消毒,而且泼在身上有种清香也不错,那个姑娘就真的因为这个荒谬的理由笑了出来。现在想想,师傅真的从来不会为难其他人。”
“这里是我们第一次一起旅游来的地方,那时距我们相识已经过了四年了。您明明喜欢看海但是为了迁就我,还是跑到了山里来。当时您刚刚拍完戏,我担心爬山对您来说会有点勉强,不过您自己旅途中一直在讲笑话给我打气,虽然笑话都有点冷,但是努力让我开心的师傅特别可爱。后来我们又一起采集了很多猴头菇,做成汤很鲜美。当然,师傅的厨艺一直很好,只可惜我没有尝到太多次。后来,在归途的电车上,您让我以后不要再叫您师傅了。‘已经是朋友了嘛,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师傅把我当成朋友这个认知让我很开心,但是在我心里师傅身上永远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这个地方说起来有点尴尬。这是我第一次见您喝醉的地方,在那之前,我认识您六年从来没见过您喝过酒。那时网上流传着很多关于您的谣言,后来您发现,那是您以前一个很好的朋友造谣的,您因此很伤心,却没跟媒体解释一句。但是在那次酒桌上,您对我说,高演员这行越久,知心朋友越少,而我算是您为数不多的知己了。我才知道,原来在那时,您已经把我划分到了知己的行列。”
“这里是师傅家楼下。现在,我认识您已经8年了,却从来没到您家去过一次。我知道您外表大大咧咧,其实是个细腻注重隐私的人。朋友和知己都是您率先向我定义的,所以,这次我决定由我来主动吧。师傅……新隆,相识八年,我希望和你的关系更加亲密。不过是只能停留在家人上,还是可以作为恋人,由你来决定。”
“现在我看到你家的灯熄灭了,你大概已经休息了吧。所以,我也就再讲最后一件事就结束吧。”
“对不起,新隆,刚刚骗了你。其实我去过你们家。那次你出国拍戏拍了大概一个半月,我又联系不上你,寂寞又担心,我知道您的备用钥匙一直放在门口那棵长得很像西兰花的盆栽的下面,于是偷偷开了你的门。不过放心,我只是在客厅里稍稍坐了一下,绝对没有乱翻东西。我想,如果做到了这种程度,我应该会更贴近你一点点吧?”
“但是,新隆,你愿意让我更加贴近你嘛?”
“CUT!”

【茂灵】

突然感觉我这篇文和娱乐圈没什么关系~(捂脸)
文笔不好想尽快完结!努力不坑~

6.
“师傅呢?”九点,影山如约来到小酒窝家门口,但是等待他的人却是小酒窝。
“他被导演叫去讨论剧本了,明明就快开始拍摄了,但是制片人突然想再加入一个角色,真是麻烦呀!所以,今天就由本大爷帮他去买书啦!”
“哦。”
“什么嘛,这么冷淡。这可是你的荣幸呀!不过,不是灵能就这么失望嘛?”
“还好吧,就是觉得很久没见到师傅了,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很久?几天而已嘛,他能有什么变化?我说,你未免和他关系过分好了吧?”
“因为师傅是重要的家人。”
“哎?才不是吧?律才是你真正的家人,前几天他和朋友出去泡温泉,几天没回来,你不也是很安心?还有一起健身的大家,已经几个月不见了吧?他们难道不重要?明明是你小子黏灵幻黏得厉害。”
影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小酒窝。的确,这种分开就会不安,看见师傅和其他人在一起就会焦躁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以前好像也有过类似的感觉,只是没这么强烈。对了,那是在国中的时候,那是自己还在暗恋一个叫蕾的女生,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这份感情不了了之了。
等等,暗恋?!

7.
“哥哥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嘛?”影山回家就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假装不存在,律马上就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
“……”
“哥哥?”
“律……”
“我在。”
“我好像喜欢上了师傅。”

影山茂夫的语出惊人并没有让律烦恼太久,毕竟如果是哥哥决定的事情,一般人是无法改变的。只是,可恶。为什么哥哥喜欢的是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呀?

“抱歉,律,让你烦恼了吧?”律的沉默让影山产生了误解,“这次不支持我也没关系的,毕竟我也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有,只要是哥哥决定的事,我都会支持。不过为什么是那个家伙呀?”
“那个家伙?你是指师傅嘛?他有哪里不好嘛?”
听到这个答案,律觉得更加头疼了。这完全是被灵幻给洗脑了吧?那家伙不好的地方简直能写一本书了,不过说出来恐怕只会让哥哥徒增烦恼吧。
“没有什么不好。”犹豫了一下,律还是决定这样回答,“这是好事,毕竟有喜欢的人是件幸福的事情。”
“谢谢你。确实呀,是师傅让我感受到这份感情的,这样的话,我想把这份幸福也传达给师傅。”
所以,哥哥这是准备追求那个家伙了嘛?这么想着,律的头简直要爆炸了。

影山茂夫完全没有感觉到律的情绪变化,不仅如此,他已经在心里默默的计划着告白了。
说是要把这份感情传达给师傅,可是具体应该怎样做呢?影山陷入了迷茫。写歌?可是唱歌并非自己的强项。鲜花?影迷每天都会送,未免没有新意。直接在明天的新闻发布会告白?可是师傅毕竟是明星,恐怕这也会对他造成困扰吧?想来想去,影山擅长的事就只有拍戏了。
拍戏?不如就拍点什么给师傅吧。
“律,还要麻烦你当我的摄影师呦。”
“唉?”所以在刚刚沉默的这几分钟里,哥哥到底决定了什么?

【茂灵】

还是找不到茂灵粮~
3.
距酒吧聚会已经过去了三天,这期间影山一直都没再见到过灵幻。
“师傅今天还是要出去嘛?”影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短信发送了出去。
“嗯,今天和小酒窝的几个朋友一起聚餐。”几分钟后,灵幻的回复发了过来。
所以今天还是不能见面嘛?影山的胃似乎也被这个消息压得下沉了一点,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他开始翻阅这几天和师匠的通讯记录。
“电话数量为零。已经三天没有讲话了吗?”不知不觉中,原本应该存在脑子里的话竟然被影山读了出来,律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吸引了注意。
“哥哥怎么了?有心事可以对我讲哦。”
“没什么,不用担心。”
影山点开了短信记录,发现这几天灵幻一直在拒绝自己的邀约,胃又被压得下沉了一点。
不能去吃章鱼烧,因为要和小酒窝一起看电影。
不能一起去看电影,因为要和小酒窝去逛街。
不能一起去逛街,因为要和小酒窝去见家长。
等等?见家长?不是说只是为了体验生活才和小酒窝模拟交往嘛?有必要做到见家长的程度嘛?而且这些事情为什么和我做就不行,只能和小酒窝一起呢?
影山的心也被压得下沉了。
“我出去一下,晚饭不要等我了。”甩下这句话后,影山匆匆地冲出了家门。

4.
影山已经在小酒窝家门口等了三个小时。在这期间,灵幻没有回来,这让影山更加焦虑,但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件好事,毕竟影山还没想出来,等一下见了师匠要怎么解释自己突然跑过来的理由。
“散步?偶遇?只是想见面?”
“你想见谁?”灵幻突然出现在影山的身后,这让影山吃了一惊,不过随即,影山下沉的胃也随着灵幻的出现升了起来。
“师傅,你怎么回来了?”
“是我该问你吧?你怎么在这?”
“我……我想见……”
“影山?”小酒窝突然出现在灵幻身后,打断了影山的话。
“怎么才回来?买啤酒用不着这么久吧?”灵幻的注意力已经被小酒窝吸引过去了,发现这一点的影山有些不开心。
“我看那边的章鱼烧还在卖,就顺路买了一点吃。你可不要和本大爷抢啊!”
明明买了两份章鱼烧,才不是什么顺路吧?虽然影山很想这么说,但是可能是因为心下沉的太厉害,导致嘴都无法正常张来,这句本来已经到嘴边的调侃被影山硬生生的收回来了。“反正师傅应该也会发现的,我不说也没有关系吧。”影山想。但是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的心里好受太多。
师傅已经开始和他一起吃章鱼烧了嘛?

5.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晚上吃了什么?”
“章鱼烧。”
虽然被小酒窝邀请到家里,一起享用章鱼烧,但是影山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好起来。餐桌上的氛围很热烈,但是影山根本就插不上嘴。而且,看得出灵幻对今晚的聚餐很满意,一直在夸餐桌上的大家是多么多么的有趣。
为什么才过了三天,师傅说的话题我就无法接上了呢?
前几天师傅和小酒窝一起看了ONE导演以前导的文艺片,风格和师傅这次接的戏有点像,明天应该找来看看才好,这样说不定和师傅的话题不会相差太多。
才过了三天呀,那剩下的时间要怎么熬呢?千万不要到了最后,师傅已经忘了我呀。
幸好短信提示音发短了影山的胡思乱想。影山拿出手机,发现是垃圾短信。
“什么嘛?”心里的期待还没完全升起就被现实戳破了。影山重重的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然而短信提示音又锲而不舍地响起了。
“反正又会是无聊的事吧?”虽然嘴上这么说,影山还是把刚刚丢掉的手机重新捡回来。
“抱歉最近有点忙。明天上午有时间,一起去买几本书?”
“好的。那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找你。”
回复后,影山像完成了一件大事,满足地长出了一口气。
原来师傅能对我的情绪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呀,影山想,但是这也说得通,毕竟师傅是重要的家人嘛。

【茂灵】

想看娱乐圈文,没找到,不如自己写。如果有推荐的麻烦留言告诉我,哈哈~
ooc预警。

1.
“如果师傅早就告诉我你是男主角,我肯定会接这部戏的。”
“就是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才特意没有告诉你的。你呀,也应该接一些自己想演的戏了吧,不用再为了和我搭档特意迁就我了。”
“这也不全是为了师傅,本来这部戏的剧本就很有意思,只是……”
“只是感情戏太多你怕无法驾驭是吧?同性题材本来就很为难你了,如果和你搭档的是我恐怕会更出戏吧?所以这样也好,不过我最近大概会比较忙,见面时间会少一些,你也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了。”
影山放下电话后,轻轻咬了一下手指。师匠的话仿佛漂到了他的心上,变成了保鲜膜紧紧地包裹着他的心脏,最后连影山的呼吸也被束缚得不自在了。
电影还有半个月才开机,恐怕师匠又会为了收集素材而去体验生活了吧?可是师匠身边走的比较近的同性出了自己就只有小酒窝和芹泽了,看来师匠这次应该会拜托自己帮他吧?
这样想着,影山决定回家先找几部相关题材的纪录片看一看,预习一下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2.

“什么?师傅你是认真的嘛?从今天开始你要搬去和小酒窝一起住?”
“对呀,这样才能近距离观察他们这类人的生活嘛。”灵幻不以为意地说。
“什么叫我这种人呀?是你主动打给我,要和我模拟交往的吧?本大爷可是吓了一跳呢!”
“你不是常说自己是艺术家嘛?那为了艺术这又算得了什么?今晚还要拜托你带我去你们的秘密酒吧啦!”
“好啦好啦,麻烦死了,本大爷知道了。”
“师傅你晚上要去酒吧?”其他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灵幻还是发现了影山的表情变得有些勉强。
“对呀对呀。不过你不用跟着我们去啦,年轻人要早睡早起才能保养好皮肤嘛。”
“我要去!”

影山灵幻和小酒窝三个人一起挤在一所酒吧的角落里。
“那边那个看起来很年轻,感觉和影片里男二的气质差不多。你们说我要不要去搭讪?”
“要”“不要”。
影山和小酒窝同时说了出不同的答案。影山看了看小酒窝,小酒窝莫名感觉身边的气压降低了一点。
“不过灵幻看起来不用烦恼了,哈哈哈。”小酒窝摇了摇头,试图告诉自己身边的低气压都是错觉,“你看,他一直在向这边看。”
“你好,请问你愿意过来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喝一杯嘛?”刚刚走过来的年轻男子果然如小酒窝所说,对这边很有兴趣,只是他搭讪的对象并非灵幻。
“啊?不必了,谢谢。”影山有些迷惑,这是第一次,他和师匠在一起时,被搭讪的对象是自己而不是师匠,不过迷惑的同时,他似乎也送了一口气。
一个小时后,看着又一名年轻男子失望的走远的背影,灵幻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我说龙套,这个看起来不错,你干嘛不答应他?”
“就是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所以不想去。”
“那你当初非要跟来干什么?”小酒窝重重地摔了一下杯子。“你已经拒绝了三个搭讪对象了,如果这么不舒服干脆不要来。而且和你在一起,我和灵幻都没人搭讪了。”
“这又有什么问题?”影山一脸不解。
“喂!当初可是你小子硬要来的吧?现在已经打扰到我们了。”小酒窝叫了起来。
的确,影山不说话了。两个小时前,的确是自己非要缠着师匠一起来的,可是来了干什么呢?明明这么不喜欢这里的气氛。
可是想起师匠会主动和陌生人搭讪,自己就无论如何都淡定不起来了。